文/羊城晚報記者 林園 許諾
  圖/羊城晚報記者 周巍
  一江兩岸
  一禿一茂
 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,一棵樹、一抹綠,在街坊眼中,都彌足珍貴。近日,海珠區濱江西路多達188棵樹被“剃頭”,牽動了不少人敏感的神經。“為什麼要修樹、會不會對樹造成傷害、何時才能復綠……”與以往大大小小的修樹事件一般,此次,不少街坊疑惑滿滿。羊城晚報記者找到綠化園林部門,為街坊一一釋疑。
  1
  探問
  為何對岸沒有修?
  釋疑:各區計劃各有不同
  家住沿江西路的街坊陳女士,早早就發現了江對岸、濱江西路的修樹情況。她疑惑的是,“為何一江之隔,一邊修得光禿禿了,另一邊卻基本沒有修剪?”為此,羊城晚報記者實地走訪了一江兩岸。
  記者在濱江西路看到,道路南側的垂榕靠近居民樓,基本被大幅度修剪。濱江西路從人民橋底一直延伸到海珠橋底,全長約1.8公里,沿街有十幾家門麵店。其中離樹木最近處不超過2米,而路邊的臨時停車位則緊挨在樹下。這次修剪除了個別離房屋較遠的樹木未被修剪外,其餘都被不同程度“剃頭”。而園林部門半個月前就開始修剪了,早上9點開始,下午5點收工。
  在江對岸,記者並沒有看到大幅修樹的痕跡。對此,記者咨詢了海珠區園林部門。相關負責人表示,此次修樹主要是“防患於未然”,去年5月的一場大風過後,濱江西路一小區門前,13棵小葉榕齊齊倒下,10輛小轎車被砸壞。濱江西路一位環衛工人還向記者透露,此前有居民投訴樹枝太長伸進房內,所以政府派人修剪。而如果單修剪居民一側的樹枝,則會造成樹木向中間道路傾斜,所以兩側樹枝均有修剪。
  海珠區園林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,之所以江兩岸一邊修一邊沒修,與各區的情況和計劃有關,“沿江西路那邊屬於荔灣區和越秀區。”記者發現,雖然都是臨江,但沿江西路的樹木並沒有濱江西路的密集,也沒有長得那麼茂盛。
  2
  探問
  為何不是春天修?
  釋疑:視樹木生長能力而定
  “出於安全考慮修樹,我們可以理解。但為何要在盛夏修,有沒有可能在春冬季節修剪,市民也不會那麼大意見。”街坊範先生擔心,這樣的天氣修剪樹木,是否不合時宜,“修剪過的樹木成活率會不會受影響?炎炎烈日下的路面上陣陣熱浪撲面而來,最好就是有樹木能遮陽擋雨。”
  對此,相關負責人解釋,濱江西路的樹木已經有多年沒大規模修剪了。而每個區都會有一個整體的修剪計劃,以便安排好人力在什麼時候修什麼樹。“我們會根據不同樹的不同生長習性和恢復能力來安排不同時期修樹。比如選擇在春天修剪一些生長速度較慢的樹木,以便它更好地生長和被養護。濱江西路的大多是榕樹,生長能力很強,所以安排在夏天修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他們也會考慮市民的需求,看修剪的時間還能否調整。
  濱江路住戶倫伯坦言,雖然他也捨不得大樹被修剪,但榕樹的生長能力確實很強,“之前這裡的樹也被修剪過兩次,但都生長得較快,半年左右就很茂密了”。
  3
  探問
  如何確定修剪度?
  釋疑:剃頭為防“頭重腳輕”
  修樹是好事,“剃頭”看起來卻有些觸目驚心。“修成一根光桿,樹還能存活嗎?不會對它造成傷害嗎?”帶著市民的疑問,記者咨詢了園林專家。據瞭解,城中樹木的砍伐和修剪,都需要經過園林主管部門的審批。而修剪的幅度,則大有學問。
  “簡單來說,就是不能讓樹木‘頭重腳輕’。對枝葉做小幅度修剪,還不能完全排除險情。特別是越高的樹木,長得越斜,樹冠很重,很容易就重心不穩,發生倒伏。”廣州市園林科學研究所專家介紹,隨著城市的發展,樹木的生長空間不斷被擠占。有些地面都硬底化,使樹木“呼吸不暢”和營養不良。“這樣樹木更容易發生倒伏,修剪就顯得更加重要。按照大多數樹木的生長能力,即便把它剃成‘光頭’,也不會對它造成傷害,假以時日它就能長回原來的樣子。”
  (報料人陳女士、範先生,各三等獎100元)
  林園、許諾  (原標題:炎炎為何路樹被剪光禿禿?)
創作者介紹

好房網

dl14dlxe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